林德清:八旬老人科技扶貧20年

王渝鳳

來源:上游新聞2020年11月06日09:35
文字縮放:

80歲老人林德清完全不像一般意義上的八旬老人,她走路利索、思維清晰,說起選種、育苗、栽培等這一系列與蔬菜種植相關的話題,就像一個小姑娘一樣非常興奮。

林德清是原西南農業大學蔬菜教研室主任、教授,也是重慶市老年高等教育工作者協社會服務專委會副主任。退休后的20年時間里,她的足跡遍及石柱、巫山、黔江甚至四川的威遠、廣安、長寧等25個區縣,為當地的農戶開展面對面的技術培訓和咨詢10000余次,受益的人群多達25000余次。

在剛剛舉行的2020年重慶市“最美科技工作者”頒獎典禮上,林德清教授榮獲“最美科技工作者”,對于這份榮譽,77級蔬菜專業學生為她發來這樣一段話:林老師把畢生的精力貢獻給蔬菜種植并作出重要貢獻,值得我們所有人敬重,我們為是她的學生感到驕傲。為何選擇退而不休?為何在科技扶貧這條路上一直堅持著?

耳濡目染極度的貧困

讓她下決心報考農業建設農村

林德清在北碚澄江鎮現場指導。

在林德清下鄉培訓農民時,有人擔心地問:“林教授,您是教大學生種蔬菜的教授,來教我們沒啥子文化的農民,我們聽得懂不?”可認認真真聽完林教授的課,農戶們最真切的感受是,林教授太懂種植了,她說得那么通俗易懂,肯定就是從農村走出去的。

事實上,林德清1940年1月出生于四川自貢市大安區一戶家境還算殷實的商貿家庭,經商的父親一直認為,無論兒子還是女兒,只有讀書,才是他們最好的出路。母親共生了11個孩子,活下來的有9個。這樣一個大家庭,對于普通人家來說,在當時,生活都是個大問題,而父親卻用一己之力,將所有的孩子,都送去讀書。

林德清從小成績就不錯,考入自貢最好的曙光中學,完成了初中和高中的學業,并最終考入當時的西南農學院,而她考入農學院的目的只有一個:改變農村窮困的面貌。林母的娘家在農村,小時候的林德清記得,回去看外公外婆和舅舅時,他們家里窘迫的環境常常讓小小的她深感難過:太窮了,家里只有來客才能吃點掛面和豆花飯,廚房里掛著的臘肉,基本上只有逢年過節才能吃一點,到了晚上,連個煤油燈都沒有。因為窮,林德清舅舅的女兒也就是她的表姐,才18歲就只能嫁人。在舊時的農村,女孩的未來似乎也只有嫁人這一條出路。那時的林德清就暗自下了決心,要改變農村的面貌。

高中畢業后,林德清參加高考,成績優異的她在填報志愿時,一共9個志愿,7個志愿都與農業有關,另外2個志愿與醫療有關!斑@些專業,肯定都是能改變農村面貌的!

1958年,18歲的林德清考入當時的西南農學院果樹蔬菜專業,成為一名大學生。

助學金幫她完成學業

畢業后以優異成績留校任教

對于9個子女的教育,林德清的父親已經傾盡了所有的積蓄,對于負擔林德清的大學生活費,顯得有些捉襟見肘。于是進校后的林德清,開始想方設法省錢讀書。

她申請到每月5元的丙等助學金,已經工作的四哥每月還資助妹妹5元錢,林德清給自己留1元的零花錢,剩下的錢全部用于交伙食費。感恩于國家補貼助學金才能完成學業的林德清,自從進校開始就變現得特別積極。

進入大學后,林德清很快以積極的表現成為班上的入學召集人,大學第一年擔任團支部委員,第二年成為園林系學生會副主席,第三年任主席,大四這一年,林德清擔任班上的團支部書記。

讀書的時候,恰逢國家三年困難時期,同學們連吃飯都成了問題,于是,原本該在校園里朗朗讀書、在實驗室里做實驗的同學們,只得全民加入到勞動中去。當時吃飯,米飯要用刀劃成塊,每個人吃一塊!暗罪堄植荒芙^對的平均分配,為了公平起見,同學們輪流分飯!

為了度過難關,學校里把所有的蔬菜基地、果園甚至花園全部都用于種植蔬菜,用以瓜菜代糧的方式,解決吃不飽飯的問題。也就是這樣的群策群力,讓林德清看到了集體的力量。

一畝地種上大白菜,一季的收成可以達到1萬斤。一畝地種上冬瓜,通過搭架子分層種植的方式,收成也能達到1萬斤。

肥料是種植中最需要解決的問題,從學校操場到園藝場,差不多1里地,同學們拉糞車運送肥料。從畜牧場運送肥料到基地,因為道路的原因無法用車送,只能肩挑,雖然是女生但林德清毅然承擔了挑糞的任務,往返好幾趟,像個男孩子一樣。

天道酬勤,豐收了!

“那個冬瓜最長的差不多有人這么長,同學們要好幾個人合力才能把它摘下來,送到伙食團!笨吹焦邔I大學生送來的菜,就連伙食團的師傅都豎起了大拇指:大學生,可真厲害!

大學畢業,林德清以優異的成績和表現,被校方選擇留校任教。

1962年留校后不久,林德清就與當時西南農學院的林冠伯老師一起,搞起了芥菜的科研。

涪陵出的榨菜就是選用的莖用芥菜,而芥菜的優良品種選擇,關系到榨菜的口感。

為了方便隨時拿到科研數據,林德清蹲點涪陵搞起了榨菜樣板田,她住在當時的荔枝公社黎明大隊隊長家,和大隊長的母親睡在一張床上。

老人心疼這城里來的閨女:“妹兒,你是城頭來的,能吃這個苦?他們說你還是大學老師?啷個大學老師還要來農村呢?”

老人的不解讓林德清哈哈笑了起來:“婆婆,不是每一個工作都是在教室里面完成的,我和我老師的工作,就是要給涪陵選育出最適合做榨菜的新品種,以后我們才能提高收入啊!

經過不懈的努力,林德清和老師們終于完成了樣板田的建設與推廣,通過提純復壯,選育出的“藺市草腰子”品種,由四川園藝學會命名,并于1978年獲重慶市科學大會獎。

手把手教農民種辣椒

目前種植面積已達10萬畝

2000年2月,年滿60歲的林德清退休了。退休后,很多外面的機構找到她,希望能與她進行科研合作,而合作的費用不菲。這時,石柱縣政協一位工作人員找到了林德清,想在大學找一位蔬菜種植的專家,為石柱當地的辣椒種植出點主意。

從重慶到石柱,那會兒只能在朝天門坐車,單程需要8個小時,林德清和學校一位加工專業的老師一起抵達縣城住一晚,第二天又坐1個多小時的車,趕往石柱縣三益鄉。

到達的這一天是個周末。下車時,穿的紅艷艷的小學生們站在道路兩旁揮舞著雙手,高喊著“歡迎歡迎,熱烈歡迎”,1月的石柱三益鄉還下著雪,空氣中彌漫著刺骨的寒意。一百來號頭上包著白帕子的村民,坐在室外的院壩里,眼巴巴地盯著城里來的專家。林德清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歡迎儀式,十分感動。

培訓中途,突然停了電,擴音器不能使用了,但臺下的村民安靜得不得了,林德清就直接用清嗓堅持說了4個小時,完成了現場培訓。

培訓結束時,臺下的村民報以熱烈的掌聲。那些質樸的老鄉們根本不愿意走,他們圍攏過來問東問西!澳檀髮W生的教授,擔不擔心我們學不會?”就是這樣的求學態度,讓本來安享晚年的她下了決心:我要幫他們!

同樣種植辣椒,四川威遠的干辣椒通過包裝后,最高可以賣到140元一斤。林德清帶隊去四川威遠考察后主動提出,平時可以和她多交流,有需要時,她會來石柱住上幾天現場指導。從此,一旦得知林教授要來,村民就會提前幾天做好準備,除了三益鄉的村民,周圍更遠一點的,也要跑來聽她的講座。

種植有幾個關鍵時期,育苗前、育苗期、栽苗前和種植期間的病蟲害防治,都是最重要的問題,為了讓大家明白這幾個期間的重要性,林德清在當地手把手地教大家育苗、選種、栽培、地膜覆蓋。僅僅一年的時間,到2001年,三益鄉當地的辣椒種植就從過去的零星種植發展到3000多畝,畝產6000多斤,畝收入從過去的七八百元提高到2000多元。

2001年底,石柱縣政府決定,將辣椒產業作為全縣的支柱產業來抓,并由政府出面聘請林德清作技術顧問。

為了改變當地辣椒的品種,林教授建議當地領導和農技人員前往貴州,引入一根苗、園椒等加工型辣椒品種,和本地品種進行比較,最后選育出適合當地生產的品種。

過去對辣椒種植抱著觀望態度的村民,看著周圍的人都富了,也想來學技術,三益鄉當地形成了人人積極種辣椒的局面。

2002年,三益鄉和悅來鄉建起了200畝良種繁育基地,2003年,發展種植面積達到50000畝,這一年,當時的西南農業大學開始了與石柱縣的縣校合作,林德清作為晚霞專家成為當地辣椒種植智囊團。

2004年,石柱縣悅來鄉古陳壩建起1000畝良種繁育基地,這一年,石柱的辣椒種植已經發展到10萬畝。

20年的時光,林德清見證著當地村民逐漸富裕的過程!耙郧暗哪贻p人不愿意回老家,現在說起回石柱,大家都很自豪,因為有了發展的前途,回家自然有了底氣!

新聞面對面

我不老

科技扶貧哪有需要,我都能去

80歲的林德清教授,頭發僅有少許花白,衣著樸素、說話有條有理。退休20年來,她覺得自己雖然經濟上不富裕,但生活上卻很充實。

2017年,林教授丈夫因罹患胃癌去世,而2個女兒也各有家庭獨自生活,于是她將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科技扶貧上。

林德清說,退休前她總想著退休了,對于社會的貢獻可能就會越來越小了。但遇到三益鄉的村民她發現,她的能力在這片土地上,可以極大地發揮出來。

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后,石柱當地農技人員和種植大戶依然通過微信向她請教各種問題,對此她十分樂意回答!罢f明我們學的知識有用啊!

出于年齡的考慮,目前西南大學建議林教授不再親自前往石柱,避免旅途奔波。但林教授說,自己不算老,身體也還好,只要國家有需要,哪里她都能跑上第一線。

(責編:馮愛齡)

久天啪天天久久99久久